• 微博
  • 微信微信二维码

广东省人民政府首页  >  要闻动态  >  广东要闻

  • 不想再不懂装懂地看艺术展就跟我学两手吧
  • 来源: 南方日报网络版     时间: 2019-08-22 08:20:08
    【字体:

    赣州哪里能做高中毕业证【无须打开】国内办理联系【电V信:132★1267★0309】☆办理全国证件,☆精诚合作.信誉第一.质量为本.货真价实.送货上门。


      

      

      

    原标题:独家快讯!警方对家属否认雷洋是因跳车头部着地死亡

    29岁的雷洋,一个经常踢足球从来没有心脏病史的年轻人,一个刚刚当了爸爸的高材生,为什么一夜之间离奇“嫖娼死”,这让包括雷洋家属在内的所有人百思不得其解。今日,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获悉,雷洋家属已经通过律师向北京昌平警方正式提出书面申请,要求回应雷洋意外死亡原因。警方对家属及律师否认,雷洋是因为跳车头部着地死亡。但对于雷洋家属提出的包括在哪一家足疗店被带走,身上为什么有伤等多个疑问,警方未给予回应。

    今日,雷洋家属委托的彭律师告诉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他们今天已经正式向北京市昌平公安分局提出一份书面申请书,这份申请书叫做“关于被害人雷洋在北京市昌平区东小口派出所警察控制期间意外死亡真相揭露申请及对相关责任人追究行政责任、刑事责任的申请书”。彭律师说,他们已经向公安机关提出,要申请调取相关的监控录像以及相关视频,了解这个事情所有的过程,目前他们什么都没有看到。

    “警方公布雷洋因身体不适死亡,这是我们最大的疑惑。”彭律师表示,就雷洋的身体来说,他经常踢足球,身体很好,29岁的年龄,之前体检没有出现异常,也没有心脏病史。警方称他身体不适,那么为什么不适,这是一个很重要的疑点。据家属看到雷洋遗体的情况反馈,雷洋的口角有流血,额头上有淤青。而身体不适是内部反应,这种外部情况,不完全属于身体不适的反应。

    彭律师表示,关于雷洋是否涉嫌嫖娼的问题,并不是他们目前关注的焦点。但是为什么一个很普通的案件导致了一条人命的消失,应该有涉嫌职能违法的行为。他们之前向警方问过多次,雷洋到底是在哪一家足疗店被带走的,警方都没有回应。这次,在书面申请书中,也把这一条写进去了。

    彭律师称,他们对于警方提出的雷洋涉嫌嫖娼的事实提出了很多疑问。比如,如果是接到群众举报,群众举报的线索是报给哪个公安分局的派出所。足疗店警方公布位于霍营街道,那么应该属于霍营派出所管辖,为什么却是东小口派出所接警管辖。这些时间地点当事人等信息,他们目前都不知道。

    此前有分析,认为雷洋可能是因为跳车导致头部着地。而这个问题彭律师也专门向警方核实了。彭律师说,警方向雷洋家属和他否认了雷洋是跳车头着地导致死亡的这件事,但依然表示雷洋有从车上跳下来这个行为。也就是说,雷洋确实是从警车上跳下来了,但至少没有头部着地这样的伤害。

    彭律师说,他们已经和北京市公安局昌平公安分局治安支队的两位警官见面沟通,也正式提出要对相关执法人员追究责任。目前,雷洋的尸体还没有经过尸检,他们正在催促警方尽快尸检,他们要知道死亡原因。如果雷洋是遭遇人为致死的,家属要知道是谁打死的。 至于为什么雷洋出事之后等家属找来才告知,执法的过程是什么情况等雷洋家人目前存有的各种疑问,在这份书面申请书都明确提了出来。彭律师说,雷洋包括手机在内的所有的遗物目前都在警方手里,家属一直提出要归还,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归还。

    成都商报客户端首席记者赵倩北京报道

    人气鲜肉领衔舞台剧《左耳》

    凤凰卫视2016年5月13日《问答神州》之信仰力系列专访,问答中国佛教协会会长学诚法师。

    近日,一篇文章名为《莆田人承包中国90%的寺庙》的文章在网络上疯传,而之后的5月4日,作者却公开道歉,称文中所提及的90%数据并未经过考证,希望媒体停止转发。这也再次让人反思:为何原本清静的佛门之地却屡屡被卷入舆论的风口浪尖?

    从近年的“佛教名山被承包到假冒僧尼借佛敛财,“宗教搭台,经济唱戏”的事件也多次发生。那么整治佛教活动乱象的过程当中究竟面临怎么样的困局?带着这样的疑问,本周我们继续问答中国佛教协会会长——学诚法师。

    主持人:有人说朝阳区就有30多万的仁波切,还有明星去坐床这样的情况发生,您如此怎么看?

    学诚大和尚:全国加起来的活佛也没30万,所以这是调侃,怎么会有这么多?中国佛教协会有“活佛查询系统”,第一批颁布的活佛只有870个,当然还有一部分没有上线,但全部加起来也不到两千个活佛。朝阳区在北京是人口比较多的一个区,可能有一些藏传佛教的喇嘛在那边进出。但实际上喇嘛跟活佛的概念还是不一样的,喇嘛不一定都是活佛,活佛是很少的。那么从这点来说,就是我们社会的民众,甚至媒体对活佛跟喇嘛的含义,本身就没有弄清楚,也就是说对宗教知识还是缺乏必要的、应有的、最基础、最基本的了解和认识。

    截至2016年4月28日,中国佛教协会已基本完成活佛资讯公开工作,共公布了1311名活佛资讯,该系统单日查询量最高达到9.8万余次。

    主持人:您开了微博,什么样子的批评你觉得值得回应?

    学诚大和尚:比如说,我们现在说这种寺庙商业化的问题。佛教是被动的商业化,也就是被商业化。我们这佛协,包括寺庙本身是不主张商业化的。寺庙和信教群众的关系,不是商业利益关系。可能很多网友看到内地有些庙,尤其在风景名胜区里头的庙,包括庙周围有些商业设施,那实际情况也是千差万别的。有些可能是寺庙办的,有些是当地老百姓,其它旅游、园林等部门下面的一些机构开设的商业网点,但是他们会把这些情况都算在这个寺庙里头,人家也会以为是佛教在提倡。像前几年过年烧头香,这几年通过我们中国佛协的引导,你看明显已经在降温了。

    主持人:高香那时候是非常贵的,还有价。

    学诚大和尚:现在这种现象可以说已经得到比较大的遏制了。

    主持人:佛协做了什么?

    学诚大和尚:我们发了通知。

    主持人:下了通知以后,如果他们没有执行,有惩罚的手段吗?

    学诚大和尚:基本上佛教界的主流,包括我们佛协的各位理事,大家在这方面基本上还是比较有多的共识。就是我们佛教应该要保持正信正行。

    主持人:不过我们还是在用道德的力量,还没有法律法规去惩治吧?

    学诚大和尚:这一个方面也是我们宗教界一直在呼吁的,这既需要加快宗教立法的进程,同时寺庙里面也应该要提倡正信正行。合法合规的庙应该怎么办?实际上,我们国内大部分的庙也都是这么办庙的,只是说可能有时候一些媒体,只是盯住几个比较典型的庙,然后在有意无意地炒作新闻。那我觉得这也是不合适的、不可取的。

    对于佛教被商业化的困局,有学者认为,这和目前中国的寺院法人主体地位不明确有着直接的关系,寺院无法维护自身权益。而个别地方政府将宗教文化作为赚钱工具,更是突破了宗教信仰与商业伦理的底线。

    主持人:寺庙被绑架,人们说很大的原因是因为寺庙没有明确的法人地位。您的前任传印长老在2013年也曾经提案,希望能够解决佛教寺庙的法人地位,您在接位之后,有没有在这方面继续加以努力?您觉得最大的困难在哪里?

    学诚大和尚:今年两会期间,我们佛教界也在呼吁,有了法人(地位),它才能够有法律方面的主体地位。目前我们国家把寺庙作为一个宗教活动场所来管理,至于说对宗教活动场所、宗教财产的界定,相关的法律还是比较缺乏的。我们出家以后,把名字也改了,原来的俗名都换成法名,都要依靠我们寺庙。所以在寺庙里边修行,在寺庙里边工作。有病的时候,那庙里边给看病,那最后可能到寺庙里边往生。所以寺庙里面就是一个修道的场所,那么如果说我们把寺庙又当成一个工作的单位,那这性质又不一样了。(如果当成)工作单位的话,寺庙里要为里边的出家人的社保等负责。

    主持人:五险一金啊,养老基金啊。

    学诚大和尚:对。这就是怎么对寺庙定位的问题。

    佛教自公元1世纪前后传入中国,先后与汉族文化和西南少数民族文化结合,分别形成了汉传佛教、藏传佛教和云南上座部佛教三大体系。根据统计,目前中国内地藏传佛教的教职人员约14.8万人,汉传佛教约7.2万人,而南传佛教约2000人,三者数量的显著差异也反映出了中国内地佛教的三大系发展的不均衡。

    目前云南南传佛教的寺院出现了“有寺无僧”,或者由来自缅甸、老挝等周边国家的外籍僧侣主持寺院的怪象。有学者指出,南传佛教正面临着由于历史性原因导致的僧才断层;以及由于年轻一代的宗教情感逐渐地淡化而导致的僧才断代。

    2016年2月,学诚法师上任会长半年之后,亲自带队远赴云南,对南传佛教的发展现状展开了调研。

    主持人:那您这次去考察调研南传佛教,您最大的体悟是什么?

    学诚大和尚:佛教已经融入到他们的社会习俗里,包括各种各样的活动。你看这些地区,他们基本上从小都要出家,有些一年,有些两年,有些几个月,所以佛教文化的影响是非常深的,包括我们藏传佛教也是如此,对藏区民众的影响非常深,但是我们汉传佛教就不是这种状况。

    主持人:为什么?

    学诚大和尚:汉传佛教的社会里,一直以来学生要学很多的课程;再一个就是,在传统方面,都是儒家文化为主体。可能很多人知道有佛,但是到底佛教是什么?佛法是什么?相当多的人都是非常陌生的,他可能看到影视里头、小说里头的一些片段,那么受它的影响就很深。比如说我们的玄奘大师,社会民众对西游记里头的唐僧家喻户晓,但是对历史中真正的玄奘所知无几,这就是很大的一个反差。

    主持人:南传佛教出现了目前这种有寺无僧,甚至是请假僧人,或者是请缅甸僧人。但是因为僧人的不稳定,所以当地老百姓的信仰依托也不稳定,花了钱财,可能也没有办法得到很好的信仰依托。是不是确实有这样的情况?

    学诚大和尚:这就是常说的民间路子。我去看了,那边可能边境地带是有一些缅甸的出家人,住在我们的寺庙里头。因为他们也都是同民族的,并且来的人也都是认识的人,认识这些法师。现在国宗局、全国政协、我们民宗委,都到那边去调研,也意识到这样一个问题,就是如何加快培养我们这个南传上座部佛教的出家僧侣队伍这样一个问题。

    1995年11月29日,29岁的学诚法师参加认定十世班禅大师转世灵童的金瓶掣签仪式,他也是自清朝以来第一个出席这种历史性活动的汉族僧人。这成为了他和小班禅的第一次结缘。

    主持人:您说过您和班禅的因缘颇深,您是看着他长大的,您对他这几年的变化,有没有比较深的体会?

    学诚大和尚:班禅大师非常好学,非常睿智,人也很善良,并且他有悲心,有愿力!虽然他是90后,我是60后,但是我们交流起来还是非常地顺畅。

    主持人:佛法无代沟。

    学诚大和尚:可能我们都是有使命感的人。

    2015年12月,荷兰龙泉大悲寺在荷兰中部城市乌得勒支建成。这也是中国内地汉传佛教在欧洲建立的第一个道场。

    学诚大和尚:这个大悲寺原来是一个教堂,后来教堂办不下去了,然后就拍卖。我们在荷兰有华侨就把它买回来,买回来然后就改成寺庙。

    主持人:教堂的造型很不同。

    学诚大和尚:不同,我们可以改造。在欧洲一带,我们本身信众就相当多,所以当时大悲寺开光,他们以为是不会有什么人(来),最后整个佛堂都站满了,还站到外面马路上,马路到处都站不下,因为附近十多个欧洲国家的人都跑来。

    主持人:那我们希望大悲寺,或者是说龙泉寺的海外分支能够做到什么?有没有想到再扩展?

    学诚大和尚:一个就是我们肯定要发展,那么再一个就是说,还是需要本土化。今后能够有好多的西方人学佛、出家,然后能够学习、继承和弘扬中国的汉传佛教,那我觉得我们这弘法就比较成功。

    2015年的4月22日,中国佛教协会完成了一次跨代际的交接班仪式,“60后”的学诚法师从“20后”的传印长老处接过了“中国佛教协会会长”一职。有人说,这意味着新一代的佛教传承图谱就此展开。

    从某种程度上说,“最年轻”的标签,既是一种期许,也是一种压力。而在就职讲话中,学诚法师曾经多次提到一个人,那就是中国佛教协会的原会长赵朴初先生,而赵老正是学诚法师早年的弘法伯乐。

    学诚大和尚: 1989年,我们庙里边(广化寺)前任的住持他想自己去修行了,那么寺庙里边就选举我为广化寺继任的住持。我当时也觉得不是很合适。

    主持人:推辞了一下

    学诚大和尚:当时从广化寺自己不辞而别,然后我们庙里边这些法师们,就夜里开车着到福州去,刚好他们找到了我,所以就把我拉回来,回到莆田广化寺。过了年以后,我们这寺庙里边就到北京来,(找)中国佛学院、中国佛教协会,给这边报告说,要请我回去担任住持,那中国佛学院、中国佛教协会大家都不同意。后来见了赵朴老以后,赵朴老就说,我们抗战的时候,二十几岁当司令的都很多,所以他就支持我回莆田广化寺担任住持。

    主持人:您刚说中国佛教协会那时候不同意,原因就是因为您年纪太轻?才23岁。

    学诚大和尚:因为过去传统大庙的住持都是岁数比较大的,没有二十几岁就当全国重点开放寺庙的住持,这也是比较新鲜的事情。

    主持人:破了最年轻的记录。

    学诚大和尚:对,很多人不敢答应。

    1982年,16岁的学诚法师在福建莆田广化寺剃度出家,之后的15年间,他曾依止弘一大师的弟子圆拙法师。提到师父,采访期间原本一直淡然的学诚法师也微微动情。

    主持人:您师从了圆拙法师十五年。这十五年里,您的上师对您有多大的影响,留给您最多的是什么?

    学诚大和尚:他为佛教的奉献精神,对我的影响是非常深的。八十年代那个时候,国内基本上没有佛经,因为这佛经在文化大革命都烧掉了,那他就刻蜡板,然后油印,出家人才能够看到佛经。同时,他自己的修行方面也非常注意,每次洗脚的时候,洗脚水、洗脸水,他都放在一边,刚刚开始的话我都不会理解,说这个洗脚水、洗脸水放一边做什么。然后他就说,它冷了以后,他再拿到外面倒掉,他就怕烫到外面的这些。

    主持人:众生,地上的众生。

    学诚大和尚:蚂蚁啊,对啊,细菌啊。

    主持人:细菌,蚂蚁?

    学诚大和尚:对。他很小的事情都是非常注意。

    主持人:如果要用几句话来形容您的上师,您会怎么形容?

    学诚大和尚:具有这种菩提心的智者。

    学诚大和尚:我们过去刚刚种的时候,这个菜里会长虫。然后我们专门就开辟了一个区域,把这虫都抓到一起,现在我们种的菜也不长虫了。

    主持人:虫都集中到那去了,但虫吃什么呢?

    学诚大和尚:就那块专门给它吃的。

    主持人:在您的身上一直有一个烙印,叫做“最年轻的”。最年轻的广化寺住持,最年轻的中国佛教协会会长。您觉得“最年轻”这个形容词,对您来说是压力还是动力?

    学诚大和尚:我觉得我们人呢,年龄只是一个方面,更主要的是我们人心理方面的年龄,可能也很重要。那么有些人可能岁数很大,但他心理上可能没有经过很多的挫折、磨难,很多社会上的经历,他可能内心就比较脆弱;那么有些人可能岁数不是很大,但是他经过的境界多了,所以我觉得压力跟这种承受能力是有关系的。至于说,我们外在的人,大家会有什么看法、会怎么评论,那么我想,可能是各方面的都会有。这压力它能够变成动力嘛。

    主持人:您怎么理解信仰的力量?

    学诚大和尚:有一种追求、仰望,朝着这样子的一个目标去努力。

    主持人:您的信仰又带给您什么样的力量?

    学诚大和尚:改变了我自己,也影响了别人,甚至也改变了别人,越来越得到了提升。

    主持人:您最看重宗教能够带给现代人什么?

    学诚大和尚:信仰佛教以后,能够让他的性格稳定,那我觉得这个是很重要的。然后让人能够有道德标准,能够让人能够处好彼此之间的关系,我觉得宗教、佛教能够提供帮助。

    主持人:华严经里头说“不忘初心,方得始终”,我们想知道您的初心是什么,您心中最大的期愿是什么。

    学诚大和尚:佛教的话来讲是成佛。那么用我们社会上面的语言来讲,就是我们每一件事情,尽量能够做得让它圆满、让它完善。

    主持人:谢谢法师接受我们采访。

    学诚大和尚:谢谢。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南方新闻网 粤ICP备05070829 网站标识码4400000131
    主办:南方新闻网 协办:广东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 承办:南方新闻网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7.0以上版本浏览器